我党最高领导人在大陆的唯一血脉,背一世骂名

新闻出处:经典老照片网
作者:
2018-04-13 14:09:33

他一直伺候在母亲的身边,看到更多的是母亲的以泪洗面,然而母亲却从没有怨恨父亲,也没有让陈松年在内心对父亲有任何的怨恨。

一家人,祖母、母亲、兄长、姐姐,生活在一起,兄长在外面革命,只剩下他一个男子,所有的家庭重担都落在他的身上,

陈松年17岁那年,大哥延年在上海被害,噩耗传来,真是晴天霹雳。祖母和母亲都哭得晕了过去。

这时,哥哥延年的后事,还是松年和姐姐玉莹去处理的。当他们兄妹二人来到上海后,国民党当局不但不让他们收尸,连看都不让看他哥一眼。

兄妹二人,只好在哥哥就义的地方烧了几炷香和一点纸,还痛哭了一场。

第二年,二哥乔年又在上海被迫害,他的后事又是松年和姐姐玉莹去处理的。

那时,国民政府仍然是不让收尸,当他们兄妹二人看到倒在血泊中的乔年那种惨烈之状,心中的痛苦确实难以用语言来形容,

以至于姐姐玉莹受了严重刺激,精神失常,一病不起,不久也随二哥而去了。

经典图片

每日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