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眼:从“水太凉”的典故看儒家教育的失败

2015-03-24 15:10:54 西陆历史 参与评论()人

历史眼:从“水太凉”的典故看儒家教育的失败

蝼蚁尚且贪生,更何况是人。明末大文人兼大官僚钱谦益自然也不例外,不过他为苟活找的理由太可笑,太弱智,以至于今天还成为笑柄。

清兵入关,势如破竹,眼看就要打到南京城了。此时此刻,尚留在南京城内的明朝大臣们,大体可以有三种选择:一是抵抗而死,二是逃命,三是出降而荣。钱谦益的爱妾柳如是曾力劝钱谦益以身殉国,钱也同意了,大张旗鼓地对外声明后,率家人故旧载酒常熟尚湖,声言欲效法屈原,投水自尽。可是从日上三竿一直磨蹭到夕阳西下,钱谦益凝视西山风景,探手摸了摸水,说:“水太凉了,怎么办呢?”终究没有投湖。反倒是柳如是奋身跳入水中,不惜一死,后被人救起。

在明末清初的政治舞台上,钱谦益可是一个颇有影响的人物。他于万历三十八年中进士,直到崇祯十七年明亡,在前后长达35年的时间里,三起三落;他还因出色的文才,被视为文坛巨星,江左三大家之一;又因为他曾经参与了东林党人反对魏忠贤阉党的活动,还被视为士林领袖之一,德高望重。在众人眼里,只要明朝一亡,钱谦益不是抵抗而死,就是毅然殉国。“威武不能屈,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”几句话,好像就是孟子专门写给他。

可他竟然连个昔日倚门卖笑的歌姬都不如。退一步说,即使不愿意殉国而死,别人也不会强迫你。但不要先说大话,否则覆水难收,一旦食言,是很尴尬的。即使原来确实准备死,临时变卦,也可以找点略能站住脚根的话,譬如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等。

不肯殉国也就罢了,那就当个隐士,保住晚节,可他却不甘寂寞,不仅主动出城投降,给朋友写信劝降,还带头剃发示众,史载:“豫王下江南,下众剃头,众皆汹汹。钱牧斋忽曰‘头皮痒甚。’遂起,人犹谓其篦头也。须臾,则髡辫而入矣!”可是,他就这样拼命讨好,清廷也没把他当回事,只给了他个礼部侍郎的小官做。时人讥讽他是“两朝领袖”,乾隆更看不起他专门写了一首五言律羞辱他:

平生谈节义,两姓是君王。进退都无据,文章哪有光?

真堪覆酒瓮,屡见咏香囊。末路逃禅去,原是孟八郎。

更让人不齿的是,后来他被人指责大节有亏时,竟然颠倒黑白,把责任全推给了小老婆:“我本欲殉国,奈小妾不予可?”无怪乎三百多年后的大学者陈寅恪都看不过去了,竟然在晚年双目失明后,还不辞辛苦,专门写了40多万字的《柳如是别传》,为柳如是辩护,痛斥钱谦益。

“水太凉了”,钱谦益可能做梦也没想到,他这句“名言”比他任何一句诗文都要更加广为流传。

文章摘自:《追寻历史的真相》,作者:陈鲁民,出版社:河南文艺出版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