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眼:简化字不是残体字 而是残体的残体的残体

2015-03-11 13:19:17 西陆历史 参与评论()人

历史眼:简化字不是残体字 而是残体的残体的残体

楚国兵器所刻的“龙篆”,充分显示出大篆在字形艺术上的千变万化,而这一变化在小篆诞生后彻底停滞。

西陆历史眼 3月10日

大概从七八年前开始,恢复繁体字的提案几乎年年都会在两会上出现。每年的提案细节虽然都不尽相同,但提案的本意基本都围绕“文化传承”的宗旨,强调“繁体字是我们文化的根”、“简体字不如繁体字有文化内涵”等等。更有甚者,一些港台乃至大陆人士对简体字口诛笔伐,咒骂其是“残体字”,把汉字简化说成是“毁灭中华文明”、“败坏民族道德”,似乎不打倒简化字,中国就“国将不国”。

简化字的罪过,无非就是所谓“字型胡编乱造”、“失去文化底蕴”、“打乱汉字构成的精密”,例如什么“爱无心”、“亲不见”、“厂空空”等等,例如对、仅、权、鸡、欢、戏等原本精细的字形都给换成潦草的“又”,形声和示意全都打乱。

好的,“丑化”的“残体字”,怎么比得上所谓“正体字”(繁体字)的高雅大方、锵锵风骨?

中华五千年文化的根,就应该真正去深刻地追寻。汉字文化之底蕴、构成之精巧、艺术之完美,就不能容得一丝一毫的亵渎!

说到这里,“繁体字是我们文化的根”这个论述其实有点错误,“根”指的是起源,繁体字(隶书)只是其中一个阶段,中间阶段怎么能够说成是根?准确定位应该是“是我们文化的块茎”,就是大蒜、土豆这这种东西。

当前发现的最早中华文字,应该属于甲骨文之前的骨刻文,但真正形成完整体系、能够适合传播书写的文字,还是大篆,相传为夏朝伯益所创。包括甲骨文在内,实际上都是大篆的一种,只不过书写媒介不同,此外还有金文、籀文之别。

大篆是真正的兼容并包,后世汉字所具有的文化内涵全都有了,所有象形、指示、示意、形声等等造字构型全都有了,后世不具备的灵气和神韵全都有了。后世汉字,只不过是在大篆基础上的一次又一次阉割,在更低以及更更低水平上小打小闹而已。

大篆乃中华文化底蕴和艺术的真正集大成者,大篆不仅造型结构精密,而且在造型艺术灵活多变,演化出鸟篆、虫篆、梅花篆、线篆、蝌蚪文等等不同高级艺术形式,境界之丰富远远超过后世所有汉字的总和。后来的所谓楷书、行书、草书、瘦金体、宋体等等书法,不过是横竖撇捺之间的矫揉做作,远远及不上单单一个鸟篆千变万化的一个指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