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眼:南洋水师未参战甲午 七艘巡洋舰打酱油

2014-11-14 10:58:17 西陆历史 参与评论()人

历史眼:南洋水师未参战甲午 七艘巡洋舰打酱油

南洋水师开济级巡洋舰

北洋水师在甲午战争中全军覆灭,是中国海军史上永远被纪念的悲剧。另一方面不少人也熟知,中国当时还有另一支海军舰队——南洋水师,却根本没有参与甲午战事,其原因至今众说纷纭。

南洋水师主要部署在长江口一线,负责保卫南方的财赋之地。南洋、北洋水师在1870年代同时建立,南洋水师还参加了中法战争,在海战中曾与法国舰队交锋,表现还算不错。从装备上看,南洋水师有各类军舰10余艘,吨位近2万吨,其中巡洋舰有“开济”(2100吨)、“镜清”(2100吨)、“寰泰”(2200吨)、“南琛”(1900吨)、“南瑞”(1900吨)、“保民”(1500吨)、如果再加上福建的“福靖”号鱼雷巡洋舰(1000吨,与广乙、广丙同级),1894年可用于支援北洋的巡洋舰就达七艘之多!事实上,甲午战后就是这几艘巡洋舰北上京畿,填补北洋水师覆灭后的海防空白。

甲午战争中,北洋水师也不过八艘巡洋舰(靖远、致远、经远、来远、济远、平远、扬威、超勇),再加上来自广东的广甲、广乙、广丙三舰。可以说,如果南洋水师能够整体参战,会大大改变中日海上对抗的结果。其实日本在战前对比中日海军力量,是把南洋水师算进去的,从而得出中国海军吨位有优势的结论,这个对比至今仍被广泛引用,作为所谓“北洋水师优势”的证据。

一些观点认为,南洋水师的军舰性能老旧,无法和北洋水师媲美,更无法与日舰对抗。据称,李鸿章曾以“南省兵轮不中用,岂能吓倭”为由,在临战前拒绝调用南洋军舰(尽管此后后悔)。然而事实上,尽管南洋主力巡洋舰相对落后,但并非一无是处。

南洋六舰的设计均为同一系列,性能相近,便于协同作战,而且设计航速均达到14-15节,其中“寰泰”号的试验航速曾一度达到17-18节!几乎接近北洋最快的巡洋舰“致远”号(18.5节)。

南洋六舰的建造时间在1883年-1887年之间,因此设计上落后于“致远”舰等北洋军舰。但大东沟海战中,比南洋六舰更落后的北洋“超勇”、“扬威”、“广甲”号(均在1300吨左右)都不得不编入战列。不仅如此,日本的“赤城”号炮舰、“西京丸”运输舰,还有“扶桑”号、“比睿”号这样的1870年代的老舰都在大东沟上阵了。另外,日本海军还有20余艘旧式军舰也均在战争中发挥过一定作用,例如和“超勇”号同级别的“筑紫”号巡洋舰,以及“大和”、“武藏”、“海门”、“葛城”号等老舰,都参加了大连、旅顺、刘公岛的攻防战。可见,南洋六舰不仅有作战价值,而且发挥空间很大。

但是甲午战争中,两江总督刘坤一、南洋大臣张之洞先后以“东南各省为财富重地”、“战舰北调只能徒供一击”为由拒绝北上参战。有史料称,总理衙门曾给张之洞发来上谕,要求南洋水师伺机出动,偷袭日本本土,但计划扯皮了几个月,直到北洋水师覆灭也没出动一舰。

南洋水师在甲午战争作壁上观,除了两江总督刘坤一、南洋大臣张之洞不听指挥外,当时中国军队的消极防守思想也是重要原因。即使是北洋舰队,战时也很少主动出击,更多地是死守港口被动挨打。其实,无论是北洋还是南洋,成军时的任务就是“拱卫京畿”、“防卫东南”,完全是纯粹守口防御的思路,到了战时根本不可能凭空出现积极的打变化。

日本在甲午战争中非常依赖海上运兵,而主力舰队却在寻找北洋水师决战,因此海上运输线十分脆弱,只能靠十几艘老旧木壳炮舰护航,而且兵力很分散。假设一下,如果南洋和福建的七艘巡洋舰能够主动截击,偷袭日本本土和朝鲜之间的运输线,哪怕只打沉几艘日本运兵船,那就是几千日军将会去喂鱼(清军在高升号事件中就有1116名官兵)。整个甲午战争日军阵亡不过1132人,因此几艘老旧巡洋舰发挥得当,也有机会扭转战争结局。

这种假想,需要建立在积极作战精神的基础上,以及高效的海上指挥、侦察情报乃至高层的战略意识等等,这些对于当时的清朝来说,明显是不可能有的。(西陆历史眼 陶慕剑)